经纪人:哈兰德赞助合同将是史上最大3年后可能是糟糕合同

近日,哈兰德的经纪人皮门塔接受了巴西媒体ge.globo的专访,谈到了自己的经纪人生涯和有关旗下球员哈兰德等问题。

我是个律师,我在圣保罗教了很长时间的书。我喜欢教书,现在还是喜欢。1998年,我受到一位律师(现在已经是我的配偶)的委托,协助里瓦尔多和塞萨尔-桑帕约创建了一家名为瓜拉廷格塔的俱乐部,这是由于我了解巴西相关体育法律的原因。拉伊奥拉那天也出席了那次会议,他当时正在做一些交易,那天我们觉得彼此很合的来,后来就开始了正式合作。

我的家人都是篮球队的,我从小看篮球比赛,小时候我还能收到NBA的录像带,全家人最兴奋的事情就是我们可以一边旅行、一边看篮球赛,比如NBA全明星赛之类的。我不是足球世家。我父亲打篮球,我从小从事体育运动,我是一个真正关心健康生活方式的人,我有那种激情,想把生活和体育变成有趣的东西。我曾是国际法教授,但是当拉伊奥拉带我去踢足球时,他看到我完全沉浸在那里,从那之后我就热爱上了足球经纪人这项职业。因为我受过法律培训,所以我更能适应合同谈判领域,直到现在,公司的所有合同都是我制定的,公司里从来没有一份不是我签的合同。

披萨店是个都市传奇不是吗?我想我们俩一直都有坚强但不同的性格。拉伊奥拉暴怒的速度比我快得多,但尽管他一天会生气30次,大部分情况下,五分钟后我就不记得了。另一方面,我一年生一次气,但我永远不会忘记。(笑)所以也许他在克服暴怒方面做得比我更好。但无论如何,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已经在很多人心里举足轻重了。

有些俱乐部真的很重视经纪人的工作,他们认为经纪人的工作是重要的事情,也有俱乐部认为并不是这样。我认为那些不了解这一点的俱乐部可能需要重新审视概念,因为我真的相信经纪人的工作会为多方都带来很多。显然,市场上有做得好的经纪人和做的一般的经纪人,想想看,一位认真的经纪人是一位会给球员带来价值的人,在我看来这是因为他经历过球员还没有经历过的事情。如果你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经纪人,还会有一个球员不必随身携带的行李箱。球员没有受过某些东西的训练,就像我不会踢足球一样,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角色。我总是说我们像足球队一样打球,只有守门员或前锋对球队没好处,每个人都要在不同的位置上打球。当我刚开始从事这项工作的时候,足球俱乐部对女人的抵抗力比今天要强得多。我不想把它变成女权主义的旗帜,但这是事实。

当我谈到哈兰德的价值时,我考虑了很多方面,包括各个社会层面影响力和球员肖像权的价值。我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是否有俱乐部会为某个球员支付10亿,确实不好说。但是当博格巴的转会费达到8900万英镑时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那在当时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。人们都在想——天啊,怎么可能?——这是纪录,绝对的超级纪录。现在,如果你说9000万是一位球员的转会费,我会说“嗯,还好吧!”毕竟博格巴是一名极其优秀的球员。我想说的是,它已经成为市场上可以接受的数字。有时我看到那种“啊,但是经纪人的佣金也增加了!”的话题时,我只想说,同时其它的一切都增值了。——佣金增加、门票涨价、电视转播费涨价、赞助合同也在涨价。当我20年前刚开始这项工作的时候,我可想不到我们今天讨论的关于哈兰德的赞助金额。我们即将宣布哈兰德的新赞助商,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体育赞助合同!但我敢肯定,三年后,当我看着这份合同,我会说,“这是个什么糟糕的合同!”(笑)不是吗?所以10亿英镑的前景,来自于这项运动的发展,体育运动的发展在数字上的展现是非常巨大的。这就像是个雪球,会越滚越大。我真的认为我们会看到这种(10亿)价格。

大家都知道他有段时间没赞助人了,现在是时候了吧?所以我们很快就要宣布了。说实话,如果我们现在随便谈论,我们就会失去客户,所以我想我们最好不要乱说。(笑)

不,那没用。很明显,我经历过很多情况,有俱乐部谈判人员试图让我慌乱、紧张,他们经常会在争论结束时,告诉我“但你是女人。你对足球了解多少?”试图这样做的人只是浪费时间。人们说,当拉伊奥拉来到谈判桌前的时候,他们很高兴,当我来的时候,他们会说:“不是吧!她来了,我的上帝……”所以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看的是谁的视角,取决于那个人的经历。但我确实见过很多没素质、不尊重人、怀有偏见的俱乐部管理人员,他们会对着我说:“Youre a bxxxh from Brazil!”但是我也遇到过不错的俱乐部的领导们,他们会说“哇,真酷,一个女经纪人!”他们真的给了我一个巨大的帮助,因为我是一个在这个行业不多见的女性。因为他们相信平等,他们真的给了那个bxxxh一份尊重。总的来说,参加足球运动的女性朋友们帮了我很多忙。其他职位上的女性,也许不是决策者,但在数千次的帮助下,她们把促进不可能成功的事情达成的信心传递给了我,给了我信心,仅仅因为我是一个女人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作为一个女人的事实,我认为总是有帮助的。在我看来,身为女性一直是一个优势,因为它给了男人有时与球员没有的一种谈话的空间。我对这个角色一直很了解,我对和球员们相处感到舒服。

听着,我觉得我们不能选择在对方的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,不是吗?我们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,有人会赋予我们角色。当我听闻博格巴的采访谈到我时,我非常惊讶——他说我是他的第二个妈妈。我跟他说:“什么意思?你觉得我这么老吗?”但事实上,当然,这是莫大的荣幸。我们在公司里总是尽力为球员们提供我们能给他的多种选择。球员们会自行定义我们之间关系的色调。

我根本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奖,当然这是一种满足感,是团队合作的结果。我的整个团队在这个非常混乱的时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。没有人不累,实际上是团队一起赢得了这个奖,不是我一个人。我真的需要感谢所有人,我们会肩负起责任、继续努力工作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